爷爷轮翻干著两母女f56

.
四月十二日星期六早上五点半,妈妈终於回来了,矛盾的雪婷,以为暂时可以脱离爸爸的魔掌,但却不敢告诉
妈妈。


爸爸背后告诉妈妈:「雪婷要我今天下班后,一定要带她去台中去走走。我也拿她没辨法,可能要到明天晚上
才会回来。」妈妈说:「唉!女儿这麽任性,好吧!」当天放学,胡爸爸在校门外就强拉胡雪婷上车,一路开往杳
无人烟的北投山区。开到晚上,沿途胡爸爸不发一句,雪婷猜想爸爸要与她谈一谈,没想到才一停车,胡爸爸用手
往雪婷的双乳就是猛揉。


当下胡雪婷拚命挣扎,夺车门而出,可惜没跑两步就被抓了回去,胡爸爸索性扯碎女儿内裤,把她按趴在引擎
盖上,挺起老二就往肉穴插。


「哇!」雪婷痛叫出来,胡爸爸就在草丛里站着干起来了,并命令女儿自己揉胸部。


连挨了几个耳光,雪婷自己哭着摸起胸部来了。


胡爸爸施展性爱技巧对女儿调情,雪婷酥胸微震,在草原上趴了下去,爸爸见状,从女儿后面对准小穴用力插
下去。


「呀!爸爸,我好舒适,用力呀!」连番摧残后,放弃一切的雪婷,终於浪叫了起来,只顾双手撑着地,前后
摇着小纤腰,雪臀像波浪似地摇摆。


胡爸爸这时知道,女儿已经成为自己的性伴侣,乖乖的小屄儿了。


两人弄了一个晚上,最后,雪婷抱着爸爸说:「我爱你,爸爸。」隔天,父女两人在车上干了一天后回家,以
后的日子,自然是鱼水交欢的时光。


转眼,雪婷已经从小学毕业,胡爸爸安排女儿上一所国中女校,在国中三年里,两人有空便去外头做爱。


但好景不常,因为胡爸爸在公司的拈花惹草,搞大了女秘书的肚子,公司为了形象,派他出国三年公干。


有分教:「女高中生出异类,大虫临门咬母亲。雪婷献师保名节,三年里学生奸雨心。」第四章雪婷引女贼,
张蕙琳夜里咬胡妈妈自从胡爸爸对家中谎称,因公务须出国三年,妈妈同意了,胡雪婷也决定要认真地读三年书,
并好好地在女高中生活,胡爸爸也没有选择,只能上飞机飞去美国。


高中生活使雪婷燃起青春快乐的气息,在一年级的班上,雪婷结识篮球队队长,一百八十五公分的张蕙琳。


由於张蕙琳打中锋,所以大家叫她做「威虎女将」。


同时,她也是一个独生女,爸爸常年在外,母亲早死,自己经常一个人在家中。


两人投缘,蕙琳便搬到雪婷家住。


一天下午,雪婷外出跟同学王莘茹一起去买书,但蕙琳却穿着裙子,来到胡妈妈的房间,哭说:「早年没了母
亲,没喝过奶。」胡妈妈拗她不过,只得脱了上衣让蕙琳喝奶。


没料到,蕙琳不但对胡妈妈的奶又吸又咬,而且压住她,更兼上下齐手,搓着酥胸,手指伸到底裤内,对着小
穴死命地拨弄。


胡妈妈想反抗,但那里抵得过张蕙琳那牛大的力气,再说,她久未被人插,心里实在闷得慌,一下子就被蕙琳
把衣服剥光,骚穴被搞得淫水直流。


忽然,蕙琳撩起裙子,露出一条乌黑雪亮的假阳具,俏丽的眼眸直盯着胡妈妈成熟的胴体。


胡妈妈惊恐大叫道:「你敢!等雪婷回来,看你怎麽办??」蕙琳笑着说:「那有何难?甭说是你,我就连她
也给干了。」话才说完,胡妈妈呆住了。


蕙琳用假阳具在胡妈妈的小穴前磨来磨去,说:「放心,我还没有碰过你女儿。但我知道我们班上有人想碰你
女儿。」胡妈妈说:「谁??」蕙琳说:「跟雪婷出去的王莘茹,她是我们篮球队的控球后卫。大家都叫飞贼豹。」
胡妈妈请求说:「求求你,千万别对雪婷这样。」蕙琳说:「可以,但你要认真得跟我做爱。以后听我的话。不然
雪婷就……」胡妈妈只能说好。


蕙琳起身打个电话,回头就把假阳具插入胡妈妈的肉穴中。


「呀,好痛。你放了我吧。」胡妈妈哭闹着说。


「一会儿就不痛了!」张蕙琳哄着说:「你再不乖乖做爱,我只好去找雪婷了,然后干得你女儿死去活来!」
胡妈妈只好挺起腰迎着假阳具。


话说蕙琳虽然是载着假阳具,但却熟门熟路地插了胡妈妈的肉穴一百下。


久旱逢甘霖的胡妈妈,阴道内满满的都是淫水。


蕙琳知道胡妈妈已经开始要进入高潮,就用力插着胡妈妈的阴道,又一百多下,被压在蕙琳身下的胡妈妈射出
阴精。


虽然没有叫床,但蕙琳感到胡妈妈小腹抽动,知道她已经泄了。


蕙琳假意不知情,叫她做狗趴式,往胡妈妈背后骑了,再插了一百下,她感到这女人又泄了。


这次又让胡妈妈面着墙站,迳往她背后猛干起来,没多久她又射了,腿软站不住。


胡妈妈跪地求饶,蕙琳哪里听得进去,前后四十分钟,便干得胡妈妈昏死了过去。


有分教:「老虎才咬妈妈,豹子又要吞女儿。雪婷身陷险境,一脚踢出替死鬼。」第五章豹子饿咬青苹果,
胡雪婷急中生智当天雪婷安然回到家,但心中却骂王莘茹:「大变态,竟然摸我的阴部。」随后看见妈妈和蕙琳睡
在一起,但并不觉得希奇,便自己去睡了。


隔天早上,蕙琳摇醒胡妈妈说:「爽吗??我最喜欢你这种成熟的妇人,双D的大奶子,搞起来真够劲!记住,
要雪婷没事应该怎样??」胡妈妈一语不发去煮饭,早饭时,蕙琳当着胡妈妈的面对雪婷说:「胡妈妈说我的房间
小,只能做我的书房。我以后跟胡妈妈一起睡。」说罢,两人就去上课,途中嘻笑谈天;胡妈妈一人却在家哭泣。


当天篮球队练习中场休息时,王莘茹小声向张蕙琳抱怨说:「就你一个人快活了一天,不管姊妹死了没!!胡
妈妈是你的。胡雪婷你不要,却也不让我吃。你这是做什麽道理??」张蕙琳说:「嘿!为了我的女人,也只能牺
牲你了。」王莘茹只有一百七十公分,那里敢顶撞张蕙琳,只得负气离开。


午休,王莘茹对胡雪婷说:「我看见林郁美老师藏了一包东西在贮藏室。」将胡雪婷骗到地下贮藏室后,胡雪
婷看见王莘茹盯着自己的胸部看,心里已有五分底。


於是不等王莘茹发作,便说:「前些日子,我看到穆雨心老师只给你英文期中考成绩三十分,这种成绩不但得
退出篮球队,还要留级。」胡雪婷一话打中王莘茹的心坎,又接着激了王莘茹几句。


正当王莘茹被激得出去找穆雨心,雪婷见机溜去向张蕙琳细说一切。


王莘茹发觉胡雪婷不见了,才知中计了,气急败坏地奔回贮藏室时,撞上了穆雨心。


穆雨心才一百五十五公分,四十公斤重,那里挡得住王莘茹,便跌撞在地上昏了,而且被王莘茹搬到贮藏室。


王莘茹关门后,把老师的衣服脱个精光,载上假阳具,往穆雨心的阴道刺,打算强奸穆雨心出口闷气。


没想到假阳具受了一点阻碍,原来老师还是处女;这时穆雨心因小穴痛而醒来,但在挣扎不了之下,也只能看
着王莘茹强奸自己。


话说王莘茹发觉穆雨心是处女,便小心翼翼爱抚,细细的吻,轻轻地抽送。


「喔!」老师叫着。


「老师,你这叫声是要我继续插你,还是要我用力点。」莘茹笑着说。


「求求你饶了我吧。」老师无力着说。


「哈!以后你会求我好好地对你的。」莘茹笑着说,然后继续插老师,精熟的做爱技巧让穆雨心三次高潮。


事后,王莘茹假称自己暗恋穆雨心,并好言相劝;穆雨心被花言巧语灌得昏了头,於是王莘茹成功地骗到穆雨
心的初开情窦;第一年当老师,二十二岁的穆雨心就这麽爱上十六刿的王莘茹。


穆雨心身材普通又严厉,但长相可爱,而且变态的王莘茹,很喜欢看到穆雨心被她强奸时害羞的表情。


有分教:「师者不知人事几何,竟被小徙儿拐。雪婷见虎咬妈妈,心惊被虎捉。」第六章雪婷不敌虎威,胡
妈妈以身喂虎三天后,胡雪婷回到家中,无意间听到妈妈房间有声音,於是往门缝内看。


「停下来,我求求你,放了我吧!」胡妈妈说。


张蕙琳不予理会,仍继续吸吮胡妈妈的阴唇,双手在双D的美乳上游走。


「呜!」胡妈妈哭了。


「住手!」雪婷叫道。


雪婷冲进门后,马上跟张蕙琳打了起来,胡妈妈见状马上帮忙雪婷,但蕙琳究竟是篮球队长,一下子把这对母
女打得叫不敢。


「哇!别打了。」雪婷和妈妈说着。


「哼!」蕙琳便把雪婷脱光而且绑了起来,假装要强暴雪婷。


「住手,你说不会动我的女儿的。你说话不算话!」胡妈妈叫着拉住蕙琳。


「我也说过,你必须好好做我的情人,而且乖乖得和我做爱,然后你的女儿才会没事。可是你没有照我的话做,
那我又何必守信呢?」蕙琳笑着说。


这话让胡妈妈有了觉悟。


「只要你不要动我的女儿,我一定好好做你的女人。」胡妈妈说着,便抱着蕙琳吻了起来,雪婷看了也只能叫
苦。


「喔,舔得好。」胡妈妈故意叫着想转移蕙琳的注重。


雪婷看着蕙琳的头,钻到妈妈双腿间时,已经不忍再看下去了。


蕙琳看到胡妈妈没有专心做爱,心中恼火,便把假阳具硬生生地插入妈妈的子宫中。


「鸣!」妈妈哭着。


蕙琳将假阳具停留在妈妈的子宫中,然后大肆得抚摩妈妈的双乳,理所当然的,在蕙琳这种熟手的爱抚下,她
很快地流出了淫水,蕙琳见状,又开始抽插这女人的小肉穴。


「呀喔!」胡妈妈因为在女儿面前,反而兴奋了起来,放浪地大声叫。


蕙琳摸着胡妈妈的双乳,而且更用力的抽插了起来。


就这样,蕙琳在房里疯狂地用各种姿式和技巧玩弄胡妈妈。


一天下来,胡妈妈终於被蕙琳征服了心灵和肉体。


有分教:「母为子女不惜代价,虎为美肉不择手段。雪婷巧设离间计,猛虎火拚水中蛟。」第七章雪婷计设
龙虎斗,豹子冷眼识玄机这几天,胡雪婷看着妈妈被张蕙琳强暴,却没办法救妈妈,虽然张蕙琳没有伤害自己,但
心中仍然感伤妈妈的不幸。


一星期后,雪婷上体育课偶然从学校的游泳池经过,看到了校队「水中蛟」陈萍,无意中看到陈萍热心助人的
举动,而且颇有正义感,心中便生起一计。


放学后,雪婷迳自起向陈萍,两人寒暄了一阵;往后几天里,雪婷藉机会与陈萍谈天。


时过半月,雪婷见时机成熟,便在十分钟的下课中将全盘的惨事告诉陈萍,当下陈萍义愤埴膺。


放学后,雪婷将张蕙琳骗到陈萍跟前,但眼尖的王莘茹却跟在雪婷的后头。


有分叫:螳螂捕蝉,黄鹊在后。


陈萍与雪婷对上张蕙琳,双方人马一言不和,陈萍就与张蕙琳狠狠地打了起来,雪婷就只在一旁看呆了。


王莘茹不愧为「飞贼豹」,一眼看穿了雪婷的打算,而飞快得将此事告诉训导处。


这叫陈萍和张蕙琳双双被迫转学,也叫王莘茹报了雪婷上次在张蕙琳前摆的道,因为这也让雪婷被记上了一个
大过。


话说雪婷虽被记了一支大过,但却和妈妈从此脱离了张蕙琳,过了惬意的高一。


看官且想想,为何王莘茹没向雪婷这块她之前所想的肥肉下手?


原来王莘茹看雪婷心中城府如此深沉,便对雪婷失去了爱意。


有道是「恶人没胆,犹恐遭人陷害」。


经过了这一次的教训,文瑛母女觉得家中若有个长辈对於安全会有保障。


於是爷爷搬进了雪婷家中,但爷爷在十五年前就失去了奶奶,有分教:太阳底下没新鲜事,世间惨事却是一般。


直叫:「六旬老人霸双美,有朝一日阎王见,黄泉路上独自行。」第八章六旬淫翁发狂性,双美不慎落魔掌
自雪婷上高二,天天爷爷和妈妈在家,色眼看媚眼,这样一个月下来,爷爷哪里忍得心中火热的情慾.


在雪婷上课中,看胡妈妈成天在家和玲珑的身材,爷爷再也忍不下慾火,趁着胡妈妈在房间整理衣物时,冲进
门将胡妈妈压在床上。


爷爷是个惯战情场的老手,一下子就脱去了媳妇的衣物。


「爸爸,不可以这样子,我是你的媳妇。」胡妈妈哭着说。


「那你就听话,不要乱动。」爷爷一面笑着一手揉着胡妈妈的双乳,一手用指插法挑逗阴蒂,这几番爱抚下来,
任你是三贞九烈也要淫水四溢。


「爸!」胡妈妈再也无力反抗了。


爷爷看时候到了,用牙轻轻咬着胡妈妈的乳头,让她瘫在床上,这时才从背后挺进他的鸡巴。


「喔!」胡妈妈叫着。


「想叫就叫吧,我可爱的儿媳妇!」爷爷笑着说。


爷爷一面慢慢的抽插,一手轻轻的拧着胡妈妈的乳头,一手在背上往返地抚摩,舌头也在她颈上往返地舔。


胡妈妈嘴上不说,却也有了一次高潮,而且淫邪与伦理交战,与女儿同源的淫荡血缘,将她的肉体带到忘我的
境界。


六旬的老人还是年纪大了,干上十分钟就射了,胡妈妈哭了一阵子,但想到雪婷就快回来了,便假装没事,试
图骗过雪婷。


但雪婷是个精细的人,早察觉妈妈不对劲,一再追问之下,妈妈都不肯说。


雪婷只好去问爷爷,但却想不到,这只会扩大惨剧的发生。


「爷爷。妈妈不晓得怎麽回事,神色怪怪的。」雪婷问。


「这是因为……」爷爷说话时,已把雪婷带到房间内。


「因为你妈妈被我强暴了。」爷爷话一说完,便像当年自己儿子强奸亲生女儿一样,大力撕去孙女的校服。


「干什麽呀!!爷爷。妈妈!」雪婷大叫着。


妈妈被挡在门外无计可施,爷爷对稚嫩的雪婷性慾更是高张,孙女衣服才一离身,鸡巴就插入她子宫内。


「呜!好痛!爷爷停下来。」雪婷哭着。


「哦!你的身体真得太美了。」爷爷说着,就这样大力地强奸孙女阴道。


「你不是处女!!!是谁上了你,说出来。爷爷就放了你。」爷爷说。


「是……是爸爸!」雪婷请求着说。


「哦!!太好了。肥水不落外人田。」爷爷说完又更用力地抽插,吻着雪婷的全身,双手逗着双乳。


终於双人高潮泄精了,紧接着爷爷把雪婷关在厕所,一开门把胡妈妈抓入房间,大力强奸她。


这一天下来,爷爷轮翻干着两个女人。


爷爷终於以雪婷与爸爸的不伦关系征服了这对母女。


雪婷的高二生活里,有爷爷照顾着母女两人的性爱。


但好景不常,六旬老人这样操劳身体,终究被阎王爷召见。


第九章一家三口的乱伦生活雪婷的高三生活是单纯的,和妈妈两人过了一年平静的日子,爸爸在雪婷考上大
学的那一年回来,一家子当面摊牌,当天晚上三人睡同一张床,玩起三P的游戏。


两个月后,雪婷与妈妈双双成孕,一起怀了同一个男人的种,半年之内,不约而同地挺着大肚子,当母女俩并
肩躺在床上,相互注视着彼此圆滚滚的小腹,和鼓涨涨的丰满乳房,不由得满足地微笑,任由她们两母女共同的丈
夫,从后头交相抽插两个骚浪淫肉穴。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