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圣具0-7中作者不详8e4

十二圣具

字数:66182
TXT包:(75.92KB)(75.92KB)
下载次数:196






序章。女神之劫(上)

奥林匹斯山,希腊诸神的乐土,巅峰上的宫殿正是众神之父宙斯的居停,围绕四周的是诸神错落的家,其中位於山後傍湖而建的,便是月亮女神雅典娜的神殿。

雅典娜的美,是诸神公认的,她不像爱神维纳斯的颠倒众生;她的美是高洁的、冷淡的。雅典娜不单是月之女神,同时也是战争女神,她的武技不下於父神宙斯,及乃兄太阳神阿波罗,即使勇敢善战的玛斯,遇到她亦会退避三舍。
拥有出众的神能及外表,自负的雅典娜除了父神及兄长外,对其馀的男神根本不屑一顾,因此月之神殿内只有美丽的女兵把守。

绯红之月,一百年一度的奇景,诡异莫名的奇景;绯红之月,雅典娜最弱的一刻,除却回复之力外,一切与凡人无异。今夜正是绯红之月,雅典娜如同以往一样,在名为神圣之镜的湖中浸浴,以洁净之水洗涤全身,静待绯红之月结束。
那些美丽的女亲兵散布四周,为她们敬爱的女神站岗。湖中的女神,在水中悠悠畅泳,享受难得的闲暇。尚有半刻钟绯红之月便结束,危机却开始步近。
「大胆!竟敢扰闯┅┅」

「站住!你对伊凡做了甚┅┅」

「丽儿,去保护女神,丝丽亚,去召集┅┅」

神殿外倏然发生骚动,女兵们的喝骂及倒地的声音,不断传入雅典娜耳内,奈何自己神力尽失,暂时未能离开神圣之镜。

「芙丽雅,你们全体赶紧迎敌,不用保护我,快!」

「但,女神,现在你┅┅」

「咄!听我吩咐,即去!」

「是,女神。」

遣开保护神力尽失的自己的士兵是迫不得已的,因为神圣之镜内藏有关乎奥林匹斯山安危的秘密——十二圣具。假若十二圣具为外人所得,则不单希腊诸神永不超生,人世间亦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只要十二圣具为被选者所得,并齐集十二人,则奥林匹斯山便光复可期。

这个秘密,只有雅典娜及宙斯知道,这亦可解释为何月之神殿会建在神圣之镜旁。雅典娜不再浪费时间,开始诵唱祝祷咒文∶「神圣的十二圣具啊!现在以众神之神宙斯的女儿,月之女神雅典娜之名向您们恳求,离开已被沾污的神圣之镜,飞往天之巅,地之垠,与被选者谛结契约,消灭一切邪恶之源,重新洁净神圣之镜,使之光耀如惜吧!」

当雅典娜诵唱完了後,神圣之镜内射出十二团金光,稍停片刻即射向四方八面,须臾便消失不见,而神圣之镜亦失去往日光彩,与一般山中之湖无疑。
雅典娜目送着圣具的远去,暗呼了口气∶「幸好及时完成诵唱,否则┅┅不过,绯红之月尚差些少才结束,希望她们可以支持点时间,只要我恢复过来,就┅┅但是,奥林匹斯山诸神齐集,照理应该杀声震天,为何┅┅」思索间,雅典娜眼内闪过一丝担忧。

「呵┅┅高傲美丽的雅典娜啊,我的乖侄女,想不到你会光脱脱的在神圣之镜内,迎接你的叔父,黑帝斯,我。哈┅┅」

随着沉郁的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徐徐由月之神殿步出。雅典娜眉头一皱,运起仅存的神能,在身上幻出一团金光,将全身包裹着,免得赤身露体的面对来人。

「哼!不要装了,你这家伙绝不会是我叔父——幽冥之王黑帝斯。叔父言辞简洁高雅,绝不会像你般花言巧语,说,你究竟是谁?」

换了平时,雅典娜早已经持戈相向了,现在失去神能的她,只好以说话来拖延,直至绯红之月完结。「雅典娜果然聪明绝顶,我的确不是黑帝斯,嘿嘿┅┅我是┅┅」来人说话间,开始幻化为一团黑气,跟着向内收缩,黑气慢慢淡化,露出一个身高不足三尺、满脸胡子的侏儒。

「┅┅侏儒王侮夫┅┅」

「嘿┅┅对,正是我侮夫,嘿嘿┅┅」侮夫抬头望一望夜空,阴森森的道∶「绯红之月即将完结,是吗?雅典娜。」

接着虚空的向仍然发呆的雅典娜一招,一只由黑气幻成的手紧紧捏着她的脖子,将整个躯体抽离神圣之镜。围绕四周的金光消失殆尽,雅典娜就这样赤裸裸的飘至侮夫面前的半空,一双玉白的峰峦及神圣的小溪,毫无保留的呈现他的面前。

侮夫脸带欢愉的从隆起的腹部摸出一条乌黑的项炼,向雅典娜抛去,它像有生命般往雪白的颈项缠绕。

「嘿┅┅美丽的雅典娜,希望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诅咒之项炼。在项炼的魔力之下,你以後都会活在绯红之月底下,丧失一切神能,嘿┅┅」

「┅┅侮┅┅夫,你┅┅怎会┅┅知┅┅道┅┅我的┅┅秘┅┅密┅┅」
「咄,那就多得你好色的父亲,死色鬼宙斯。嘿┅┅」

***********************************
众神之神宙斯,虽然拥有莫大的神能,但唯一罩门就是好色。侮夫储心积虑,以黑海的污泥,塑造成一个娇滴滴的黑美女,再以黑魔力使之活化。不过,这个女人偶也不是完美无瑕,稍加细心观察,不难发现其破绽,只是宙斯却为外表所惑而未能发觉。

「唷,黑美人,我就是全能全知的大神,众神之神宙斯。和我一夕欢愉吧,我会赐予你无限欢乐,及一个拥有本神血统的孩儿。」

「全知全能的宙斯啊,你不会欺骗小女子嘛,我甚麽也依你的。」

宙斯拥抱着女人偶,一边贪婪的热吻着,一边将女人身上唯一的黑色衣裙子褪去,露出动人的躯壳。他的左手在双乳上搓揉,并拨弄着乳尖,刺激女人的情欲;他的右手在牝户上游戈,甚至深入桃源洞,轻捏阴核。女人偶哪堪宙斯熟练的挑逗,淫液不断的渗漏,牝户一片狼藉。宙斯知道是时候,便解除一切束缚,把十寸长的阴茎对准目标,狠狠的一刺。

「啊!」

呼叫的不是女人偶,而是全知全能的众神之神宙斯,他勇猛的一刺後,阳具似被甚麽东西噬了一口,痛得惨叫出来。他怀中的女人却再到化为污泥,纷纷的跌回地上,而受创的阳具则被一黑色金属圈所套牢。「宙斯啊,喜欢我侮夫所送的禁制圈吗?不要试图毁坏它,除非你想从此修心养性,不近女色。呀,还有,你的神能将会永久禁制,嘿┅┅」

「侮夫,天杀的,你想干啥?」

「哼,宙斯,不要充好汉,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身边的一条狗。

稍为逆我意思,便┅┅「侮夫右手一招,禁制圈即慢慢收紧,将小宙斯由肉肠变成一条毛虫般,宙斯痛不欲生,掩着下体在地上打滚。」哼,好至为之了。
「侮夫右手再招,禁制圈再次恢复原状。经此酷刑的煎熬,一切的秘密再也不是秘密了┅┅

***********************************
「┅┅卑┅┅鄙┅┅」

「呵┅┅多谢雅典娜小姐的谬赞,我真是很卑鄙的。」

侮夫右手一招,雅典娜重重的跌落地下。

「咳┅┅咳┅┅其他的神只呢,我的侍女呢,他们怎样?」雅典娜用双手将两乳轻轻遮掩,两腿则巧妙的屈曲,将桃源洞掩盖,虽然明知徙劳无功,但少女的矜持及女神的尊严,驱使她作这无益之举。

「你以为呢?嘿┅┅」

序章。女神之劫(下)

「嘿┅┅我侮夫最大的长处是甚麽,你知道吗?就是记性好。当年希腊诸神因为我们侏儒族的五短身材及不出众的容貌,竟狠心将我们放逐到地底深处,终年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就这样渡过了三百多年岁月。上苍怜悯,我们从事开采时竟发掘出一个魔晶矿,它赋予我们无穷的魔力,让我们展开复仇大计,哈哈┅┅雅典娜,你的同袍,每一个都收到一分礼物——男的,是禁制圈;女的,是诅咒项炼,他们现在就和凡人无异,哈┅┅」

「哼!」

「这只是开始而已,我会将每一个男神送往黄泉之国,他们从此再也见不到阳光,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再也听不到鸟语,只能倾听亡魂的哀号;再也尝不到美食,只能以臭水充饥┅┅我会将每一个女神悉心打扮,她们将会成为侏儒族的公娼,身上的三个洞无时无刻都为我们服务;她们吃的、喝的、拉的,都只会是精液,她们一生都活在精液之中。」

雅典娜愈往下听,愈是心痛,从侮夫的说话中,可以想像到诸神日後悲惨的命运。即使硬朗如雅典娜,也不期然面泛苍白,浑身抖颤不已。这一切落入侮夫眼中,心底不禁为这预料的结果而喝采。

「不过,雅典娜,你是特别的,你将会成为侏儒族的女主人,日後为我族诞下俊秀的孩儿——只要你交出十二圣具。」

「呸!休想。」

侮夫脸色一沉,对於雅典娜的回答极之不满,右手一挥,立见四度黑烟乍现,分别往女神的四肢缠上,冉冉升起,有如一个大字般的停在半空,女性的私处,再次毫无遮掩的呈现。十分羞耻的姿态令雅典娜双颊发红,虽然努力挣扎,但无奈实力悬殊,只是惹来无情的讪笑。侮夫粗糙的右手在雅典娜的大腿上来回抚摸,最後滞留在金色的倒三角上。侏儒王像对金线般的耻毛情有独锺,把它轻轻的卷在手指上。

「美丽的雅典娜啊,不要再次令我失望了,究竟十二圣具在哪?」

「不知道┅┅唷!」雅典娜的答案为她带来痛苦,一小撮金丝般的阴毛被侮夫狠狠的拔掉。同样的情节不断地重复,金色的倒三角慢慢的变得稀疏。倔强的雅典娜默默的忍受撕心裂肺的痛苦,女神的尊严及对侮夫的厌恶不容许她软弱。
一次又一次的拔扯,把原本丰盛的阴阜,弄得牛山濯濯,嫩白的肌肤洒满了点点血珠。

「雅典娜啊,雅典娜,何必要受这种痛苦呢,乖乖的和我合作该多好。怎麽样?」侏儒王一边以手指在蓬隙中撩拨,一边继续游说雅典娜,不过换来的却是女神的唾液及仇怨的目光。侮夫感到莫大的愤怒,把脸上的唾液抹去,然後以一记上勾拳,朝两穴之间全力的轰去。极度的痛苦从会阴扩散开去,将一切的尊严粉碎,只有藉着呼号才能渲泄出来。

「贱人,你仔细听清楚,十二圣具对我来说只是锦上添花,得到与否也不重要,反正整个神族都在我控制之下。本来想让你成为我侏儒王侮夫的爱妾,既然你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狠毒。」

侮夫右手一拐,雅典娜便像一只母犬般趴在地上,被饱以老拳的下体仍在抽搐着。侮夫把蔽体的衣裳脱去,露出那与身高不成比例的巨物。他把巨蟒般的阳具在雪白的丰臀上轻打着,「啪┅┅啪┅┅」的声音像嘲弄雅典娜的无能。
「贱人,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为自己生为女人而後悔。」侮夫将口水唾在手掌上,而後粗暴的涂抹在阴道四周,愤然昂首的龟头在两唇间稍作吞吐。「怎样,是不是很期待被我操得死去活来的一刻呢?嘿┅┅」

言犹在耳,侮夫已用力向前一挺,肉捧便向紧窄的阴户钻入少许,但为一薄膜所阻。「唷!想不到过了数百年的岁月,你仍旧是处女,哈┅┅准备被我狠狠的开苞吧!」

他将肉棒稍稍拉後,接着再全力一挺,龟头和着血丝直达花心。下体稍为平复的痛楚,再一次掀起。

雅典娜咬牙强忍,不让自己又再示弱人前。虽然阴道被抹上唾液以作润滑之用,但女神毕竟从未生出性趣,没有淫水的阴道乾涸非常,而拥有庞然大物的侮夫又毫不怜香惜玉,每一下的冲刺,均是全力以赴,几下的抽插已经将阴道的幼嫩肌肉撕裂处处,血水不断渗出。

藉着血水的润滑,侏儒王原本缓慢的抽插,频率渐渐加快起来。「哈哈┅┅爽,感觉真爽!」每一下的活塞运动,都为雅典娜带来疼痛,痛令她内心更抗拒交合,痛令她更憎恨侮夫,因为憎恨及尊严,把一切泪水及懦弱的感觉隐藏内心深处,冷然面对一切。

「啊┅┅来了,啊┅┅」千多下的抽插後,侮夫终於阳关失守,几下疯狂的插入後,精液如火山爆发般喷射而出,一波一波的涌向子宫,宫内片刻即为精液所占据。侮夫心满意足的把阳具从阴户内抽出,满溢的乳白色液体从牝户中缓缓流下。

「第一次的感觉还不赖吧?嘿┅┅」雅典娜报以仇恨的眼神,冷冷的「哼」
了一声。

尚未被解开禁制的雅典娜,仍然像母狗般趴着,虽然羞耻,但也不肯向侮夫乞求;不过,即使她开声乞求,侮夫也绝不应允,因为他即将开始另一轮的虐戏。
只见他步入月之神殿,不消片刻便走出来,两手各拿着一个瓶子,走到雅典娜的面前。雅典娜很快便知道这两个瓶子及其所盛载的东西——葡萄酒及橄榄油,毕竟是自己神殿的东西,但就不知道侮夫想打甚麽鬼主意。

「聪敏的女神,你知不知道女人为甚麽天生有三个洞?嘿┅┅就是性交、性交及性交。既然替你开发了一个小洞,其馀的,我当然义不容辞。」

「你┅┅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嘿┅┅」侮夫信步走往湖边,拔出一株芦苇草,将其折成半尺长的一小段,跟着走向雅典娜身後。他用两只手指将紧缩的屁眼撑开,然後将芦苇插入。肛门的肌肉感到外物的侵入,自发的想紧闭,但无奈为两只有力的手指所阻。手指松开的时候,芦苇已进入了一半,当雅典娜想以直肠的动来排出异物的时候,一滴一滴冰凉的液体流入直肠中,原来侮夫将橄榄油经中空的芦苇,导入雅典娜的体内。

沅肠的恐惧将雅典娜推向崩溃的边缘,但任凭她如何扭动及叫骂,橄榄油仍是一点一点的沁入,一品脱(约五百六十八毫升)的橄榄油花了半小时才完全注入体内。雅典娜已不再扭动身体,因为她感到肚内异声大作,便意已然涌现。
「┅┅让我去解决┅┅快┅┅让我┅┅去解决┅┅」

「甚麽,要解决甚麽?」可恶的侏儒王故作不解。

「┅┅让我┅┅」

「唉唷,你不说清楚,我又怎帮你?」

「┅┅让我去┅┅便便┅┅」

「真是的,拉屎嘛便说拉屎,甚麽便便。要拉就拉吧,又没有人阻止你。」
「┅┅快,快解开┅┅禁制┅┅」

看到雅典娜的境况,侮夫知道已到了她的极限,也不再磨蹭下去,左手虚空挥了两下,解除了她的禁制。因为受制太久的关系,手脚有点不灵光,雅典娜甫起身便再次摔倒。原本绷紧的肛门,也因为这一摔而松懈了,粪便夺门而出,拉得遍地皆是。雅典娜却因为困窘而发呆,在一地的垢物上不知所措┅┅侮夫把垢物冲掉,并替雅典娜稍为清洗,然後用葡萄酒再一次沅肠。尊严崩溃的雅典娜无神的任由侮夫舞弄,经历两次沅肠後,菊穴无力的张开。侏儒王仔细欣赏他的佳作後,便开始他的开垦大计。

经过漫长的休息,巨蟒般的肉棒再次昂首怒目,他将女神扶起并将屁眼尽量张开,然後向把肉棒放在小穴中。虽然已经沅肠,但肌肉仍然紧紧的把阳具包裹着,侮夫用力一挺,挺拔的肉棒向直肠刺入,一出一入间,为女神再次带来痛苦,苦痛将雅典娜从失神中唤醒。苦苦的忍受着侏儒王的抽动,心里寄盼的却是十二圣具的将来,只要找寻到契约缔结者,现在所受的苦痛也是值得的。

思索间,侮夫几下急刺後,一阵哆嗦,便源源的把精液灌向雅典娜的直肠中。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